奥门永利402官方网站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a6_tkm0120a a6_tkm0120b(槟城20日讯)自航耙吸式挖泥船(TSHD)可说是地球上最大的吸尘器。此船只看起来就像吸尘器的平头刷,船舶的吸管可降低到海底吸收沙子、泥土或碎石。

大型的TSHD可承载3万吨土壤。如果这一壮举可被复制在陆地上,就像一次过使用10辆3000吨的货车运土。假设货车和物流程序被如此安排的话,交通拥堵将难以想象。

其中一艘船甚至可约一小时吸起所有的沙土。

用来填海的TSHD可通过船底下的货仓门,投下土壤,通过浮动管道抽出土壤,或通过喷嘴在船头喷洒土壤和水泥浆到目标位置。

自从马来西亚和印尼禁止挖掘海床后,从2003年开始,新加坡就聘请了TSHD船队在柬埔寨和越南的海床吸土,并把土壤带回新加坡填海。

- Advertisement -

Tommy Koh和Jolene Lin在《新加坡2006年国际法和贡献者年鉴》写道:“自独立以来,新加坡的国土限制,是平衡其竞争需求的一大挑战。新加坡自殖民地时代已开始填海,填海对小国如比利时和荷兰而言,也十分重要。它已经成为一个行业和一门艺术。”

填海是现代工程奇迹,也彰显在企业的环境管理上。

填海工程开始前,现场被封闭,当局用大量岩石或沙土织袋进行了大规模的围岸工程,把海水推离海岸。把填海区隔开后,TSHD就可以把数百万吨的土壤沉积进去。

这个设置可防止沙土流失而造成的周边海域浑浊。

陈爱莲:支持填海因需土地

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海洋生态学家陈爱莲博士说,如果没有堤岸、淤泥布等设备,填海将是一个破坏性的过程。

她解释说,淤泥在海底是数以百万计的氮、钾、磷和无数的矿物质吨存地-强效的植物肥料。

“当所有的土壤被挖掘并混合到海水中,我们可想象大量藻类繁殖所带来的严重破坏。”

藻类大量繁殖对鱼而言十分糟糕,被搅动起来的土壤营养素,导致海洋微生物大量繁殖,把海水变成污浊的绿色或红色,每公升海水含有数百万的细胞。

通常这被称为“红潮”,可延续数星期到一年左右,一些更是由产生毒素的微生物组成,杀死区域内所有的海洋生物,人类吃了受感染的海鲜也会患上重病。

即使没有毒素,藻类大量繁殖也会在夜间溶解掉海里的氧气(当细胞没有进行光合作用),导致海洋生物死亡或离开该区域。她说:“这是填海工程最直接的生态危害。”

陈博士提醒说,尽管有科技保护,但海是一个移动的实体,封闭堤防也会被渗透,承包商在填海工程进行时,也需要不断转换和加固它。她说,即使填海工程完成了,承包商需要继续监测周边地区两到三年。“政府必须加以监督,确保承包商遵守程序。”

她补充:“我支持填海,因为我们需要土地。但填海的质量必须维持在一个永续发展的水平。”

梁粤广:海洋随时间恢复

马来西亚大自然协会顾问拿督梁粤广认为,填海对环境的影响是一个短期的问题。

这位环保学者说:“无论我们人类对大海的海洋生物做了什么事,它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恢复。”

他说,长期的环境、社会和生态也必须被考虑。梁博士强调,政府填海时必须考虑社会的需求,并在分配给投资者和开发商之前,在新土地上划出公共用途的部分。

“整个地区的影响必须加以考虑,不只是项目现场而已。这片新土地将导致附近海洋和海岸的改变,如果有负面影响,那么环境顾问应承担调整费用的责任。”

他还建议,环境影响评估必须由独立专家小组进行审查。

他说:“无论填海怎样进行,一定会有后果,特别是对沿海社区如渔村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
过去填海工程支付给渔民的传统补偿,只能带来短期的救济。梁博士说:“他们短期内就花光了所有的钱。”

他补充,更重要的是建立一个社区发展基金,帮助受影响的社区适应填海后新的生活。

“如果每一个社会和环境问题都获得解决,那么每个人都会欢迎填海。”